当前位置:主页 > 产品简介 >

韩国总统生死斗:全斗焕、卢泰愚、金泳三的恩怨情仇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1-11-27   

  1979年10月26日,韩国总统朴正熙被刺杀于宫井洞,留下一男二女:志晚、槿令、瑾惠。

  朴志晚作为唯一的儿子,长时间无法从父母横死的心理压抑中解脱出来,常常不分场合地失声痛哭。他酗酒、吸毒、于冰天雪地中醉卧荒野,多次被囚入监牢。

  小女儿槿令性喜平淡,目睹父母悲惨结局后,参透帝王家无幸福,自愿下嫁给一个普通韩国上班族,做一个平凡的家庭主妇。

  唯有大女儿槿惠,冰雪聪明,不让须眉,颇有乃父遗风,从小耳濡目染,被悉心培养,是唯一有望重振家声的那个人。

  很少有人知道,除了这三个亲生骨肉,朴正熙还有个性格暴烈、高傲狠戾的“干儿子”——全斗焕。

  1970年,全斗焕参加越战,任“白马师”第29团团长,次年回国,深得朴正熙信任,在朴的宠臣车智澈提携下,官至陆军保安司令。当时全斗焕只有少将军衔,以少将军衔担此大任,在韩国还从未有过。军界称全斗焕为韩国年轻一代军官里发迹最快的人。

  全斗焕对朴正熙极尽效忠之能事,利用工作之便,经常与朴正熙一家共同进餐,俨然朴家一员。全斗焕对朴正熙的子女以兄妹、兄弟相称,并把仅大他14岁的朴正熙唤做父亲。

  得知朴正熙遇刺,全斗焕如丧考妣,痛哭失声,他打电话给朴槿惠:我不会忘记当哥哥的责任,我定要手刃金载圭,为父亲报仇雪恨!

  1961年朴正熙发动武装政变,为其打冲锋的,是韩国士官学校第八期毕业生中的一个秘密小圈子。这个小圈子通过朴正熙的侄女婿金钟泌中将,联合在朴正熙的周围。政变成功后,金钟泌迅速组织起韩国中央情报部,并担任首任部长。

  视朴正熙如君如父的全斗焕,从那时开始,就开始了亦步亦趋的“抄作业”。在1961年年底,上尉全斗焕在军队中搞了一个完全私人性质的组织——七星会,拉拢同乡同学,搞秘密小圈子。到了1964年,该组织改名为“一元会”,全斗焕的军校同窗卢泰愚,是这个秘密组织的创建者之一。

  一元会以校友联谊的名义,定期在全斗焕的寓所秘密集会,卢泰愚则作为全斗焕的得力助手到场。以全、卢二人为核心的一元会逐渐发展壮大,囊括了一大票能干军官。

  朴正熙被刺后,全斗焕继续“抄作业”,于12月12日黄昏,在为朴正熙复仇的旗帜下,率领一元会的兄弟攻占戒严司令部。全斗焕通告会中成员,只听命他一人,其他命令一概不服从。一元会中地位仅次于全斗焕的卢泰愚,当时就驻扎在汉城附近,全斗焕一个电话过去,卢泰愚的部队倾巢而出,配备有坦克车和重型武器的虎狼之师,迅速占领议会大楼,埋葬了短暂的“汉城之春”。

  用坦克车踏平光州后,全斗焕照着朴正熙的作业本,一路抄到了青瓦台。可惜时代已变,民主呼声渐高,相当于换了套考试大纲,品学兼优的全斗焕终于没的抄了。但他并不怎么在意,因为“打分数的老师”——美国,站在他这边。

  美国对于韩国的军人政权采取了认可的态度,里根总统甚至还正式接见了全斗焕。驻韩美军司令威肯放话,韩国国民犹如野鼠,无论谁成为领导者他们都会顺从,因此,对韩国国民而言,民主主义乃是不合适的。美国政府的态度,伤透了素有亲美心理的韩国人的心。

  整个80年代的初、中期,韩国学生与工人的抗议运动此起彼伏,发生了100多起示威者自杀事件,有的人从高楼上跳下,有的人浇汽油。光州事件后,人们最常用的两个口号,一个是“打倒全斗焕独裁政权”,另一个是“美国佬滚回去”。

  为了应对那些愤怒的韩国青年,擅长抄作业的三好学生全斗焕,终于破天荒地琢磨出了一个原创的点子:3S政策。

  什么是3S呢?第一个是Sport(体育运动),第二个是Screen(银幕),第三个是Sex(性)。全大统领的小心思,就是通过这三个S,将年轻男性的荷尔蒙释放出去。

  为此,全斗焕政府争办亚运会、奥运会,放宽对于情色电影的审查,进行了一系列大胆无码的操作。托全大统领的洪福,1980年代的韩国,情色片如雨后春笋,电影院生意兴隆。当时的韩国大学生处于一种极其怪异的生活状态,白天,他们向全斗焕的强权政府投掷石块,到了晚上,则坐在漆黑的电影院里,流着口水欣赏类似《酒吧女招待》《年轻的嫂子》这样的廉价情色片。

  全斗焕执政7年,贪腐横行,人心思变,在下台前,他深知罪孽深重,随着大选在即,在野的金大中、金泳三磨刀霍霍,为保身家性命,他必须做一件事:力捧自己过命的七星会兄弟卢泰愚上位。

  上面说到,全斗焕必须力挺卢泰愚上位,否则,他就会“死”得很难看,原因无他,全斗焕与在野的“二金”,有着不共戴天之仇。

  金大中曾被全斗焕判处死刑,靠美日两国斡旋,保外就医,逃过一劫。而金泳三呢,他在光州起义三周年之际,以绝食对抗全斗焕政府,差一点饿死。

  经过23天的绝食,金泳三超凡入圣,大谈感言:经过绝食,我放弃了一切贪念。我不想成为什么重要人物,或占据什么重要地位,我只是忠诚于重建民主的目标。甘地为印度的独立与自由献出了全部生命,我愿成为像他那样的人。

  舆论对二金的期待,是一个竞选,一个助攻,齐心协力,与卢泰愚为首的执政党相抗衡,将其拉下马来,开启一个民主新时代。谁料,二金虽同为反对党,却貌合神离,各有打算。

  在未获自由时,金大中曾以不参加总统竞选作为当局还政于民、实现总统直选制的交换条件。随着获释后,自己的声望日隆,他在言谈举止中,流露出竞选总统的意愿。见金大中有意竞选总统,“圣熊”金泳三也凡心大动,决心利用自己在统一內的地位和优势,挤走金大中,拿下总统候选人的位置。

  1987年11月9日,统一召开大会,推荐金泳三为总统候选人。而在此之前,金大中就已率20多名议员脱离统一,另组和平,11月12日,该党选出金大中为总裁,同时推荐其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。

  眼看这两块“大金子”成了竞选对手,让韩国那些白天、晚上看小电影的火力壮的年轻人大感失望。

  1987年12月1日,汉城大学学生总会派出25名代表,先后到金泳三和金大中的住宅劝说,甚至以绝食相威胁。12月5日,汉城以南的大田市火车站广场,一个20多岁的青年,从容地将一桶涂料稀释剂浇在自己身上,然后点燃火柴,顿时火光冲天。该青年在烈火中大声嘶喊,要求金泳三和金大中联合起来,选出一名候选人。熊熊大火无情地吞噬着这个年轻人,无人敢上前营救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被烧焦。

  可惜,金大中、金泳三郎心似铁,对这位年轻人的“尸谏”视而不见,一心要入主青瓦台。

  一个韩国知识分子模样的人说,这是韩国国民的悲哀与耻辱。金大中、金泳三这两位民主斗士,高举反对军人独裁的旗帜,平时没少立道德牌坊,到了关键时刻,却为争夺大位而狗咬狗。

  除“二金”外,朴正熙那个一把年纪的侄女婿金钟泌,在其党人的推拥下,也有意重作冯妇,竞选总统。形成了“一卢三金”的局面。

  随着12月16日总统选举日的逼近,朝野各派势力纷纷开始紧锣密鼓地竞赛。据记者披露,各党纷纷发放红包,鼓励听众前去听讲。当时的行情是一天的听讲费1万韩元,手持标语、布条的人则可获得2万韩元。

  为扩大声势,金泳三聘请前陆军参谋总长郑升和当顾问。知晓多桩宫闱秘事的郑大将军,曾在全斗焕的铁腕下被拘多年,如今机会来到,正好旧仇新恨一起算。郑升和四处演讲,指责全斗焕和卢泰愚的种种恶行。金大中、金钟泌等反对党也齐齐出动,追究卢泰愚在光州流血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和责任。

  被“三金”群殴的卢泰愚,擅长以柔克刚,他宣布了一个民主改革方案,其大意是全面排除权威主义的治国方式,赦免政治犯等。卢泰愚甚至“大智若愚”地劝说金大中、金泳三不要自相残杀,以免分散选票。

  大选在即的14日晚上,人们纷纷传阅关于金大中有意退出竞选的海报,后来追本溯源,发现是金泳三的统一党自导自演的大戏。到了12月15日上午,金大中在其党部大楼召开紧急记者招待会,许多人还以为他会高风亮节地退出竞选,谁料,金大中挺起他那庄重的厚脸,对金泳三及其统一大发雷霆,称他们采取了“不名誉的破坏行为”,要求金泳三公开向他道歉。

  在选举前的几周时间里,金泳三几乎每天都飞几百公里,最多时一天在14个地方发表演说。他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,一直为竞选忙到半夜。有人给他计算了一下,他每天平均跟2000多人握手,手都握肿了,一碰就生疼,不得已,他在拇指和食指上贴了药用胶布。

  金钟泌虽然被认为在“三金一卢”中获胜希望最小,却也非常敬业,做戏做全套,他自恃辈份最高,遂在媒体面前,翘起那根深不可测的兰花指,肆意点评对手:若金泳三获胜,政局将乱;若金大中获胜,国家会乱;若卢泰愚获胜,民众会乱。

  在某机构进行的12次民意测验中,前八九次都显示,金泳三的票数领先,但天有不测风云,一件关于韩国飞机坠落的“神秘女郎”大案,逆转了竞选形势。

  1987年11月28日当地时间11时30分,一架韩国航空公司的波音707飞机从巴格达起飞,预定飞往汉城。29日中午,该班机在缅甸仰光上空与地面进行了最后一次联络,从此便神秘失踪。

  这架客机的机次是858号,飞机失踪后,人们从乘客名单和机场的出入境登记卡上发现,在阿布扎比加油时,有父女二人下机,男的叫峰谷线岁,女的叫峰谷线岁。二人下机后,即搭乘海湾航空公司的班机来到巴林。

  10月30日下午,日本驻巴林大使馆接到日本外务省来电,指出峰谷真由美的护照是假的,要求予以没收,并将二人遣送回日本。

  日本使馆人员为处理此事进行磋商,暂时离开了拘审两人的房间。这时,峰谷父女提出吸烟,保安人员同意了。二人各自摸出一支万宝路香烟,点燃后送到嘴边,随即,两人突然瘫倒在地。原来,二人企图服毒自杀,在他们的香烟过滤嘴里,藏有一个玻璃囊,内含剧毒物质氰化钾。他们马上被送进医院,男子抢救无效死亡,女子经抢救脱离危险。

  韩国警方同巴林、日本有关部门联合调查,发现峰谷真由美的行李中,有一件妇女紧身裤,反恐专家推测,这是为夹带塑料炸药而特制的,经再三细查,发现腰带处果然有炸药痕迹。

  12月11日,一艘缅甸货船在安达曼海域打捞起一只橙色救生筏,上面标有韩国航空公司字样,经确认,这只救生筏就是858班机的遗物。据此,韩国交通部发表声明,宣布858班机是在空中爆炸后坠毁的,机组人员和乘客115人全部遇难。

  1987年12月15日,峰谷真由美被引渡至韩国,事件出现了戏剧性的进展。很快,全斗焕统治下的安全企划部(原韩国中央情报部)召开记者招待会,公布了调查结果。

  峰谷真由美出席招待会,并回答了记者的问题。她自称真名叫金贤姬,自杀的男子真名叫金胜一。金贤姬是朝鲜特工,曾受军事训练7年,她与金胜一受朝鲜方面指使,炸毁了飞机。

  韩国安全企划部声称,朝鲜正在加紧破坏韩国大选和汉城奥运会。朝鲜方面则激烈反驳,说韩国的调查是彻头彻尾的谎言。更狗血的是,后来,这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金贤姬在韩国定居,写了自传体小说《现在想成为女人》和《想到爱就流泪》,成为身价不菲的畅销书作家。

  韩国大选经“朝鲜女特工”金贤姬这么一搅和,形势大变,许多韩国民众惶惶不可终日,以为北朝鲜就要打过来了,投票的手忍不住颤抖,经过几许细思量,把票投给了军人出身的卢泰愚。

  最后,大选结果公布:卢泰愚获得828万张选票,高居榜首,当选为第13届韩国总统;金泳三得票633万余张,紧随其后;金大中得票611万张,名列第三;金钟泌得票182万张,垫底。

  在选举结果揭晓前夜,金泳三曾放话,我敢肯定,我一定能获得超过半数的胜利。被结果打脸后,金泳三又放话,这就是一场金钱舞弊的不公正选举,为卢泰愚政府所操纵,我将动员人民把军事独裁者赶下台。

  金大中也强硬表示,这场选举非常“不中”,从一开始就被人操纵,我绝不接受这次大选结果。

  把民主的口号叫得震天响的金泳三和金大中,在选举败北后公然耍赖,让韩国各界大跌眼镜。

  《朝鲜日报》的评论指出,“二金”之所以能成为威信崇高的政治领导人,主要是他们不惧政治迫害,敢于提出国民的要求。然而,在这次选举中,“二金”与其说是在热心推行,不如说是热衷于进行权力斗争。

  一位不满“二金”的脱粉年轻人,批评道,这次金大中和金泳三都拿下了600多万张选票,合计超过总票数的55%,只要“二金”携手合作,推出“一金”竞选,定能获胜。可惜,他们对权力的欲望,断送了韩国民主化的前途。我们对军人出身的卢泰愚一向无好感,但他能作出那么大的让步,已足以令人对他存有敬意,反观“二金”,真是太不堪了。

  日本《朝日新闻》的漫画家以“二金”受到考验为题,称夺得“亚军”的金泳三为“银泳三”,称第三名的金大中为“铜大中”。

  为敦促金泳三、金大中两个“巨婴”接受选举结果,连具有极大威望的韩国天主教会红衣主教金寿焕都出面了。金大中向金泳三呼吁,一起合作,抵制这场“不正当”的选举。金泳三思忖再三,最后表示拒绝。

  1988年2月25日,卢泰愚正式就任韩国第13届总统,开始了第六共和国时期。

  金泳三之所以在最后关头接受选举结果,因为,他跟金大中不同,他是一个识时务的人。

  1946年,中学生金泳三跟同窗好友谈古论今,交流未来志向,突然产生当总统的想法。他铺开纸张,研磨挥毫,赫然写出八个大字:未来大总统金泳三。

  金泳三不止写了出来,还将横幅贴到宿舍的墙壁上,颇有哗众取宠的雄心。一天,几个同学到金泳三的宿舍造访,看到墙上贴的横幅,都大惑不解。其中,一个叫金宇炫的同学,指着横幅,不屑地问,这是啥意思?

  金钟铉讥讽道,天大的笑话,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一个渔民的儿子想做总统?金钟铉说完,冷不防一把将横幅从墙上扯下来,撕得粉碎。金泳三怒了,照着金宇炫的脑袋,就是一顿老拳,让后者连声求饶。

  用“专制武力”维护自己总统梦想的金泳三,随着时代潮流,走上了民主的大道。

  1951年,金泳三跟马山一位富豪的女儿孙命顺结婚,也跟着命顺了起来,三年后竞选国民议会选举,以26岁的年纪当上了国会议员,打破了韩国历史记录。

  当时,在野党极其被动,金泳三突发奇想,琢磨出了病灶之所在——话事人太老。他掰着指头,细数那些德高望重的党内元老,不是病魔缠身,就是风烛残年,垂垂老矣。这些占着茅坑的老头子,是时候让位了。

  为此,擅长玩概念的金泳三,搞出了一个“中年旗手论”,也叫“40岁一代旗手论”,为什么是40岁,不是50岁呢?因为那时候的金泳三,恰好芳龄四十出头。

  党内许多元老对金泳三的“男人40一朵花”理论嗤之以鼻,甚至吹胡子瞪眼,说这是选举,又不是选美,让这些小年轻上去,难道是要迎奸卖俏吗?

  说到“选美”,当时跟金泳三同一阵营的金大中偷偷笑了。他也四十出头,素有“美男子”之称,魅力四射,光彩照人,在露天演讲时经常引来中老年妇女的尖叫声。在“中年旗手论”的影响下,在野的新民党举行了党内选举,结果,帅哥金大中以相当的优势,将颜值平平的金泳三斩于马下。

  竞选1971年总统候选人失利后,金泳三把实现总统梦的希望寄托在1975年。为此,他把自己的汽车车牌号改为1975。

  朴正熙死后,全斗焕、卢泰愚接连上台,为总统大位伤春悲秋、花光心计的金泳三,终于迎来了线届大选,韩国政局出现了“朝小野大”的局面。卢泰愚的民主正义党在国会选举中,所得议席为125席,虽为第一大党,在国会议员席位中却仅占42%。

  1989年12月,卢泰愚和各党领袖会谈,会谈结束后,卢留下金大中,说有要事相商。

  卢泰愚把话挑明,我们联合起来吧。合则两利,争则两伤。合并以后,对国家、国民以及我们双方都有利,何乐而不为呢?

  卢泰愚见浓眉大眼的金大中不肯背叛“革命”,转而与金泳三、金钟泌协商。1990年1月22日,统一总裁金泳三和民主正义党总裁卢泰愚、新民主共和党总裁金钟泌商议,决定将三党“无条件”合并,合并后的党叫做“民主自由党”。

  金泳三作为“异见人士”的代表,居然投入当政者的怀抱。许多原来同阵营的党员对金泳三的“变节”表示不满,指责他背叛盟友和原则,为了总统大位改换门庭,简直就是个看风使舵的投机政客。

  许多报刊都登出这样一则传闻:在民主自由党创建大会召开之前,金泳三和卢泰愚达成秘密交易,卢泰愚任期满后将总统大位让给金泳三,作为交换,金泳三保证卢泰愚下台后的安全。

  面对舆论压力,我行我素的金泳三,说了这样一段话:每当下重大决心、做重大抉择时,我所需要的,不是效仿任何历史的理论和法则,而是识时务的眼力和付诸行动的勇气。

  说白了,早已不是“男人四十一枝花”的金泳三,两鬓渐斑白,无毒不丈夫,必须要给儿时的“总统梦”一个交代。

  1992年12月18日,金泳三在卢泰愚护航下,击败对手金大中和郑周永,得票近1000万张,成为韩国第14届总统。

 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,那个在宿舍里贴横幅、揍同学的渔家孩子终于梦想成真。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,入主青瓦台后,金泳三大统领烧的第一把火,就是反腐,结果最后控制不住“火势”,把自己也给点了。

  韩国的经济繁荣与腐败堕落是一对孪生兄弟,一度荣登亚洲最腐败的四个国家之首。政府从政策上支持财阀,财阀投桃报李,充当政府的“钱袋子”。据韩国学者估计,1992年举行的国会议员选举,竞选费为1兆520亿韩元,约合13.15亿美元。每月要拨给民主自由党130万到250万美元。

  当时韩国总统的月薪只有3125美元,但是每逢政府高级官员离职时,总统往往给心腹下属送“赠别金”,多达90万美元,约为其月薪的290倍。

  在平时,总统也经常巧立名目,给下级官员送钱,如此庞大的开支,当然不可能由总统自己掏腰包,只能是挥霍国库或者以各种明目向大财阀“募捐”。朴正熙为筹措政治资金,曾密令他老爸偷偷走私进口化肥,以牟取暴利。

  金泳三其人,好大喜功,哗众取宠,爱玩“新概念”,且有几分胆色。色艺双全的他,一朝身居高位,便自信心爆棚,以一人敌一国,磨刀霍霍向贪腐。

  这天,金泳三在青瓦台举行午餐会,招待政府阁僚。参会者进入餐厅,饭菜已摆放妥当,原本想大饱口福的官员们惊愕地发现,在狭长的纯白色餐桌上,每个坐椅前只有一碗面条,一碟传统泡菜,一包调料和一双筷子。

  金泳三郑重宣布,午餐会开始,大家吃好喝好哈,我们的工作午餐简单了点,革除挥霍奢靡的风气,要从青瓦台做起。今后,除了接待外宾外,青瓦台待客只能用面条这类普通食品。

  金泳三以身作则,使得青瓦台饮食起居风格大变。金泳三的晚餐,只有带蒜的朝鲜冷面,一顿招待餐的价格,相当于前任总统卢泰愚待客花费的百分之一。消息传开后,汉城饭店的食谱上,都将面条改作“金泳三面条”,私下里将金泳三称作“面条总统”。

  金泳三推己及人,要求所有公务员跟他一样,每人每餐的花费不得超过三万韩元。这项规定煞住了公务员公款吃喝的风气,汉城许多高级饭店倒闭,陪酒的小姐们也纷纷失业。

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随着经济起飞,韩国人温饱思淫欲,发展起了融饮食和休闲为一体的“豪华雅室”。所谓豪华雅室,其实就是“窑子”,内部装饰豪华,配有妙龄女郎服务。这些雅室四面没有窗户,以便为顾客保密,这里的饭菜考究,酒水高级,服务小姐一口一口地为顾客喂饭,色不迷人人自迷。

  金泳三反腐期间,有个酒吧的妈妈桑向来访的记者透露,她的酒吧有20个大小不一的豪华雅室,旗下的小姐燕瘦环肥,蔚为大观,每月的收入有20万美元。可是现在,生意清淡,门可罗雀,若再继续下去,只好关门大吉了。

  成为韩国小姐的“公敌”后,金泳三仍不满足,又在青瓦台的午餐会上宣布了另一条消息:公布自己的财产。

  午餐后的第二天,金泳三和他的直系亲属的财产就公诸报端:他和夫人孙命顺、父亲金洪祚、儿子金恩哲、次子金贤哲的不动产、汽车、船只、股票、会员券等,共计约220万美元。

  在金泳三带动下,仅一个月时间,就有640多名政界要人公示了自己的财产,暴露出许多问题。很多人隐瞒财产、虚报数额乃至涉嫌犯罪。很快,多名议员被捕,6人,5名副部长被解除职务,5名高级官员被公开警告。

  为了将反腐进行到底,韩国成立了“不义之财特别调查小组”,配合司法机关,以财产登记是否属实为突破口,深入对非法致富的高级公职人员进行调查。一时间人人自危。

  韩国检察院产生于1948年,在朴正熙、全斗焕和卢泰愚等军人执政时期,形同虚设,是国家体制中一个最软弱无力的部门。军人大统领为维持其统治,不允许检察院到处乱捅,而且检察院的实权人物,大多都是军人统领的心腹。

  金泳三上台后,任命没有政党背景的李会昌为检察院院长,并设立了以李会昌为主席的反腐败委员会。这个李会昌,有点像中国家喻户晓的包拯包青天,关节不到,有阎罗老包。李会昌上任伊始,便摆脱青瓦台控制,施展铁腕,打大老虎,其触角无所不至,上至秘书室,下至地方政府各部门,揭发出不少昔日军政大人物的“黑料”。

  经过一年反腐,金泳三威名大振,韩国国民无不拍手称快。《朝鲜日报》的民意调查显示,97%的人支持金泳三的反贪行动,另一项社会调查显示,金泳三高票当选汉城高中生偶像排行榜的榜首人物。

  李会昌这个“阎王”,端的是铁面无私,六亲不认,没过多久,就把反腐反到了金泳三头上。

  1995年8月1日晚,内阁总务处长徐熙载(跟徐熙娣无任何关系)与新闻界的朋友在一家餐厅饮酒。酒酣耳热之际,徐熙载语出惊人:有个前任总统以假名在银行存有4000亿韩元的政治资金。

  记者见有猛料,忙追问道,这笔巨款是哪位总统存的?徐熙载打着酒嗝说,不是全斗焕就是卢泰愚。

  汉城的报纸很快登载了这一消息,全国一片哗然,要求将此事彻查到底。全斗焕和卢泰愚暗自吃惊,全、卢二人向金泳三施加压力。他们的对话,很可能是这样的:小金子,你不地道呀,我们竭力扶你上位,你却过河拆桥。金泳三忙说,二位大哥,别生气,这是个误会,是误会……

  金泳三以闪电般的速度将徐熙载革职,可惜,为时已晚,李会昌主导的检察院和在野的已经开始了调查。

  在野党领袖金大中瞅准时机,爆了个猛料,他向新闻界透露说,在1992年的大选中,他曾从卢泰愚手中接受了20亿韩元的竞选费用。而金泳三从卢泰愚那里收受的“竞选资金”,是自己的数倍。

  韩国的包青天李会昌表示,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检察机关会彻查到底,不冤枉一个好人,也不放过一个坏人。

  不查不要紧,一查就把卢泰愚查了个底儿掉。经初步调查,卢泰愚在职期间,确实藏匿有巨额秘密政治资金,并用假名账户将这些资金存入数家银行,总额达1300亿韩元。

  10月27日,眼见纸包不住火,卢泰愚在其宅邸——汉城廷禧洞富人居住区举行记者招待会,流下了“恶愚”的眼泪,承认自己在担任总统的五年时间里,先后接受秘密政治资金5000亿韩元,这些钱主要来自各大财阀对政府的捐赠。

  李会昌的检察机关顺藤摸瓜,在卢泰愚案发后仅一个月,就将拴在一根线上的另一只蚂蚱——全斗焕拎了出来。

  全斗焕当政时期,地方当局为他修建了5处豪华行宫,耗资100亿韩元。在任7年,光的装修费就高达76亿韩元,他还花费3亿韩元公款,为全氏家族修葺墓地,并将附近的山林地产归家族所有。

  全斗焕执政时常在青瓦台举办“大宴会”(提供酒水)和“小请客”(无酒水),直接点名让一些大企业集团总裁赴宴,这些财阀对全斗焕的鸿门宴心照不宣,都会当场开出至少10亿韩元左右的支票请全大统领笑纳,全斗焕则回赠一句名言:政治资金不要给别人,直接拿来给我。

  随着全斗焕的一人得道,整个全氏家族都鸡犬升天,在贪腐的道路上,全氏一族,可谓“满门忠烈”。

  全斗焕的胞弟全敬焕,凭着裙带关系,担任“新村运动”事务总长,接受各部官员、各企业人士的捐款和贿赂,在任职期间,他还将仁川250万平方米的国有土地无偿占有,然后转手倒卖,获取暴利。

  全斗焕的胞兄全基焕,原为一普通警察,全斗焕出任总统后,他来到汉城,当上了泛韩航空公司的副总经理,利用其兄的特殊身份,为一些企业办理许可证和免税证明,从中获取大笔贿赂。

  与此类似的,还有全斗焕的堂兄全淳焕,全斗焕的堂弟全禹焕,全斗焕的内地李昌喜,全斗焕的妻叔李圭升,全斗焕的连襟洪淳斗,全斗焕的外甥金永道,全斗焕的岳父李圭东。这些人八仙过海,各显神通,大搞权钱交易。

  卢泰愚上台后,迫于舆论压力,对全斗焕的亲属进行清查审判,但唯独放过了全斗焕。

  全斗焕自知罪孽深重,决定将其所有财产充公,并辞去民主正义党名誉总裁职务,离开廷禧洞的豪宅,到百潭寺过隐居生活,反思自己的罪过。

  百潭寺是一座千年古刹,坐落于韩国雪岳山的密林深处,全斗焕“出家”当日,数千名荷枪实弹的防暴警察守卫在寺院四周,以及雪岳山的各路口。傍晚时分,全斗焕和夫人李顺子乘坐高级轿车,来到百潭寺,早有长老在寺门口迎接。

  全斗焕面对长老,双手合十,说道,在下罪孽深重,愿在长老门下每日祷告,为我执政时牺牲的亡灵忏悔。

  1996年3月11日,全斗焕和卢泰愚被控犯有“军事政变和内乱罪”,双双被押上法庭。两个前总统,一对重刑犯。经一审判决,全斗焕被判死刑,卢泰愚被判22年6个月有期徒刑。另有13名参与军事叛乱的军队高官和9名向总统行贿的“财阀”,被判处从1年到10年不等的有期徒刑。

  在二审判决中,全斗焕由死刑减为无期徒刑,卢泰愚则改判为有期徒刑17年,减刑5年6个月。

  金泳三这场“反腐秀”,有点玩得过火了,他在青瓦台战战兢兢,生怕卢泰愚和全斗焕鱼死网破,供出一些对于他不利的证词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,“活阎王”李会昌查腐败,查出了一只超级大老虎——金泳三的儿子金贤哲。

  向金贤哲行贿的,是财阀韩宝集团的创始人郑泰守,此人以“行贿鬼才”著称。在金泳三推行金融实名制后,郑泰守便不再用支票行贿。他买来整箱整箱的方便面或红苹果,将纸箱腾空,换上现钞,表层覆盖上方便面或苹果,用来行贿。

  经韩国检察院调查,郑泰守以行贿手段非法获得4万亿韩元贷款,而金泳三的公子金贤哲“中招”,沦为郑泰守的行贿对象,很快被逮捕。

  自1961年军人朴正熙夺取政权后,韩国在政治上实行“军人独裁”,经济上则实行财阀经济。30多年来,军人政治和财阀经济两个主轴驱动着国家发展,犹如双龙天矫,军人用铁腕,摧毁一切不利于经济发展的因素,为财阀扫清障碍,使得韩国经济如吃了壮阳药一般,迅猛发展,增粗增大。但说到底,这种发展模式终归是畸形的,滋长了政商勾结,贪污腐化。

  韩国有一句成语,叫做“口日目田”,生动地描绘了韩国特有的贪污受贿体系。口,意思是高高在上的独裁者大口独吞不义之财;日,指居于次要地位者二人分赃;目,则是再其次,由三家分而食之;田,以此类推,指的是官位较低的四个人,共分一杯羹。在“口日目田”结构之外的大多数中下层百姓,则无缘分赃,境况凄惨。韩国导演奉俊昊以韩国现实为主题,拍了个《寄生虫》,拿下奥斯卡多项大奖。

  更可怕的是,几大财阀占据了韩国经济总量的70%,控制着国家的主要经济命脉。他们垄断市场,封杀中小企业,利用手中的金钱大搞权钱交易,使得贿赂成风。朴正熙这种军人在的时候,尚能用铁腕遏制财阀,使其有所收敛,一旦军人铁腕不在,财阀必然无法无天。

  金泳三竞选总统时,面对的新的强劲对手郑周永,就是现代集团的老板,大财阀本尊。

  郑周永精力充沛,干劲十足,对于新上马的工程,他总要亲临现场,督军指挥。此人脾气暴躁,惯于独断专行,其下属称他为“不离前线的统帅”。现代集团曾得到军人政府的大力扶植,作为回报,他每年向当局提供巨额政治资金,郑周永三个字,已成为“汉江奇迹”最具代表性的象征。

  1992年的总统大选,军人势力没落,只剩下鼓吹民主的书生金泳三、金大中,郑周永索性宣布退出现代集团,成立新党——统一,想要过一把总统的瘾。在第14届国会议员选举中,统一一举夺得31席,引起轰动,郑周永狂傲地说,原来从政要必经营企业简单得多。

  此届选举,郑周永虽落选,却已食髓知味,也给其他财阀做了榜样。在未来的日子,财阀们推了个“前台木偶”为其代言,这个人就是李明博。

  随着军人独裁退出政治舞台,昔日伏低做小的财阀接棒,自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,许多韩国的无头案,如演艺圈崔雪莉、具荷拉等接连自杀背后,都有财阀只手遮天的影子。

  富有正义感的热血青年卢武铉从人权律师做起,一步步踏上青瓦台,与财阀集团抗衡,极具悲壮色彩。卢武铉的母亲,逝世于1998年,她深知儿子嫉恶如仇的个性,从小就对卢武铉讲“枪打出头鸟”、“以卵击石”的道理。

  卢母告诉卢武铉,不论什么世道,这些弱肉强食的道理都不会变,就连法律专家也赢不了。卢武铉成为律师后,倔强地对母亲说,现在我就是法律专家了,我要让您看到,我能赢,正义终将战胜邪恶。卢母爱怜地看着自己执着而淳朴的儿子,仿佛预见到了他未来的命运,慈爱而又伤心地说了一句: